资金面变数加大 央行施以“援手”值得期待

币游国际开户

2021-06-08

[][字号][]  本报记者张勤峰  池子“水位”已低,加之消耗逐渐增多,最近市场资金面表现反复,时而显露“紧”色。

6月7日,在前一交易日反弹基础上,资金价格普遍继续走高,银行间市场隔夜利率升破%一线,创逾4个月新高。   业内人士认为,在低超储环境下,资金面波动性上升,央行可能将适时出手,以对冲政府债券发行缴款、企业分红购汇、季末监管考核等因素影响。

6月9日,中央国库现金定期存款操作将开展,时点比以往多数时候要早些,可能有一定信号意义。   资金面不复先前那般宽松  6月7日,货币市场利率继续走高,这在中短期限利率方面尤为明显。 在银行间市场上,存款类机构以利率债为质押的回购利率(DR)方面,D上行至%,创2月以来新高。

D上行至%。

14天和21天期品种双双大涨,加权平均利率分别报%、%。   这已是短期回购利率连续第2个交易日出现较明显上行。

6月4日,短期回购利率一改月初下行“惯例”,调头反弹,DR001和DR007分别上行33个基点和11个基点。

  交易人士表示,5月下旬以来,资金面已不复先前那般宽松。 一位农商行交易员说,目前资金供求总体上比较平衡,日内表现不太稳定,往往呈现先紧后松的变化。

中介机构编制的资金面情绪指数显示,6月7日上午资金面略微偏紧,午后趋于好转,尾盘回归宽松。   “目前这种状况还会持续下去,到了6月中旬,波动有继续加大可能。 ”该交易员说。   后续“吸水”因素仍不少  业内人士分析,近期资金面波动加大,主要源于银行体系可用资金下降,后续“吸水”因素仍不少。

  “6月初资金面与3至5月初相比存在较大差异。

”固收首席分析师刘郁表示,3至5月一般在每月15日后,DR001才回到%左右。 然而,6月4日DR001就升至%,流动性收敛明显早于3至5月。 “这可能与超储率较低有关。 经测算,4月末超储率在%左右,5月国债地方债净发行近8000亿元,超储率可能下降至%以内,接近1月时的水平。 ”她分析。

  “决定资金面的根本因素是资金供求,超储率偏低自然面临不稳定性。

”在5月底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固收首席研究员张继强提示,资金面向常态化回归可能正在出现。

  在资金池“水位”下降的同时,后续“吸水”因素仍有不少。 首先,随着地方债发行提速,债券缴款影响逐渐加大。

数据显示,本周计划发行的国债和地方债逾4700亿元,创年初以来新高;政府债缴款规模逾4400亿元,达近期高位。

其次,境外上市中资企业逐渐迎来分红购汇高峰期,对银行体系流动性影响在加大。

第三,6月虽是财政支出大月,但中旬税款清缴入库仍可能带来一些扰动。 另外,本周有近4900亿元同业存单到期,下周接近4000亿元,对银行滚动续做和流动性管理提出更高要求。

最后,临近半年末,监管考核影响不容忽视。

“6月流动性需警惕半年末效应。

”宏观首席分析师谢亚轩称。

  央行可能施以援手  分析人士认为,在研判流动性时,不能只看到财政收支、债券缴款等因素,而忽视央行操作这一关键。 随着半年末时点临近,资金面变数加大,央行施以援手是可以期待的。   财政部、央行日前公布,将于6月9日开展700亿元的1个月中央国库现金定期存款操作。 这次操作选在上旬开展,颇为少见。 数据显示,自2019年1月起至本次操作前,中央国库现金定期存款操作均在每月中下旬进行,一般在下旬。

  分析人士认为,中央国库现金定期存款操作,可相应增加银行存款,缓解银行负债压力。

本期存款1个月,恰好可跨过半年末。 相关方面可通过招投标情况观察银行流动性状况,决定何时以及如何开展后续操作。

  从以往情况看,几乎每年6月,央行都会通过逆回购操作等手段加大中短期流动性投放,预计今年也不例外。

  “6月银行体系流动性很可能出现供求缺口,缺口大概率要通过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弥合,加大逆回购投放量和中期借贷便利超额续做是预期内的主要手段。

”宏观首席分析师宋雪涛认为,流动性缺口不必然意味着资金面收紧,在根本上取决于央行政策意图和投放力度。 资金面明显收紧可能性不大,但要警惕波动性加大。

(责任编辑:孙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