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办就科技工作进展与成就有关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

币游国际开户

2021-05-26

还有一点,包括科技部一直在力推的,就是如何改进现在的学术评价,创造一个良好的学术生态,使从事原创研究、基础研究的人潜心研究。

评价一个成果的时候,不可避免会对潜心做研究、致力于不确定性的原创科研形成一个很大的压力。

除了鼓励一部分人对国家重大需求进行目标比较清晰的研究,同时又要面向我们国家未来发展,在2035年初步实现现代化和2050年全面建成现代化强国的时候,要有一套非常好的氛围和环境,包括政策,能使他潜心做研究。 我们不可能再像现在用的很多技术几乎全是舶来品,原创研究也可能失败,我们应该允许它失败,但是评价体系上怎么保证?有一个机制和环境建设的问题。 你给了我这么多经费,我失败了,我是一个浪费者,但还是仍然要鼓励去做研究。

刚才你谈到了经济和研究两张皮的问题,实际上在原创研究上也有不确定性和确定性,我们国家,包括科技部,包括国家有关部门,包括我们学校也正在制定如何两条腿并行的问题。

还有一点,是要提高我们国家原始创新能力,就是加强对高精尖先进试验技术的支持,对试验技术人员的支持。

国家也正在研究,包括科技部也多次提到这件事。 在座的各位可能都非常清楚,我们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老话: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你想在科学、原创上发现别人看不到、发现不了的东西,肯定你的眼睛要更亮,你使用的仪器工具分辨率、灵敏度要更高,如果我们这方面没有人去研究,没有这种试验技术的话,也不能支撑原创能力的提高。 因为原创的东西总是新的,新的需要更明亮的眼睛、更先进的仪器去看到它、觉察到它,所以这方面国家也会推动支持。

谢谢。 到2050年中国要成为世界科技强国的话,如果我们没有自己的基础研究,没有一支原创能力很强的力量不断涌现的话,那么和世界科技强国的要求还是有差距的。 所以,现在这方面是一个短板,国务院之所以发布这个指导意见也是针对这个短板,要超前部署,因为基础研究的成果可能要等到十年、二十年以后才能显现出来。 刚才薛校长说得很对,需要有很多铺垫,不一定马上就出成果,甚至还会有失败。 我想补充的一点是,在基础研究领域,有一类需要我们国家给予更多重视,就是更进一步加强由政府主导、有组织的定向基础研究。

通常有两类项目来体现:一类是地面上的大科学装置。

我们国家大概每五年遴选一次地面上的大科学装置,现在叫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比如说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比如高能同步辐射光源。

另外一类有组织的定向基础研究,就是科学卫星。 刚才谈到的悟空、墨子号,每一个型号都要大概花几个亿、十个亿甚至十几个亿人民币,它们也属于大科学装置,既是中国航天的一部分,又是基础科学研究的一部分,它的成果我们在立项时就要严格审核它的产出是什么,如果没有产出我们不会立项,所以这类的项目国家在未来应该给予更多的支持。 我们最近做过一个调研,研究了100多年来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成果来自于哪里。 大概1950年以前,只有1项是来自于大科学装置的。 到1970年以后,就有超过40%是来自于大科学装置,比如天文望远镜,或者科学卫星、加速器等等。

到了1990年以后,这个比例高达48%,就是说在科技强国的竞争中,由政府主导的、有组织的定向基础研究突破当中,所占的比例会越来越高,这点是需要更进一步加强投入和统筹考虑的,也是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方面,中国应该在这个领域做出更多的贡献。

谢谢大家。 还有一个是在创新文化的营造上,我觉得科技部和国家各个相关部门都做了极力的推动。

过去我们说创新是看着哪个国际高地比较性创新多一些,现在都鼓励独创性的技术体系和革命性的科学思想的涌现,就是独一无二的,就是舍我其谁,在这方面体现了中国的文化自信,经过改革开放40年,特别是最近五年、十年大的科技投入,我们国际化程度和过去雄厚的积淀都发挥出来了,这样就有一定的基础去催生中国学派的产生,这些是真正体现基础研究作为原始创新点和作为将来技术,特别是新技术、高新技术的源头,作为一种支撑的意义。

在这方面,我觉得特别是中国学者应该有点自信,特别是借助于我们雄厚的文化支撑和哲学智慧,能够创建自己的技术体系去开展工作,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实质性的支持很重要。

另一方面,在科学家层面上,过去叫“弯道超车”,我觉得这个词用得有些局限性,最好是“劈山建路架桥”,达到别人所达不到的制高点,然后在这个制高点上发出中国声音,产生原创性的成果,带动中国的高新技术应用研究。 在这方面从医学角度来说,我觉得这几年还是可圈可点的,包括很多技术的科技成果,像过去的传染病防控,2003年的时候SARS一来措手不及,这几年科技部实施了传染病防控重大专项,2013年H7N9一来,从病源的发现、临床的救治、药物的研发一直到病人的标准化处理流程,被WHO树为典范,而且用了8个月的时间在《新英格兰》、《柳叶刀》,这些国际权威的医学杂志,还有《Nature》、《Science》发表了十几篇文章,而且都是中国原创,2003年-2013年这十年的建设使中国达到了一个高度,有基础的、有技术的、有应用的,全链条创新。 我自己感觉,中国只要能够坚持稳定的支持,把我们的体制机制优势发挥出来,充分调动我国科技人员的创新力,将来的基础研究和源头创新还是有非常大的前途和光明的前景。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