廳官變村官,“告老還鄉”新解!

币游国际开户

2021-05-31

  鄉村振興如火如荼,現代版“告老還鄉”正在美麗鄉村陸續上演  越來越多的“賴文達”涌現,反哺家鄉,助力鄉村振興  地方政府可解放思想,以鄉情為紐帶,完善相關配套政策保障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梅永存彭張青  “身份角色變了,但信仰不能變;崗位職責變了,但鬥志不能變;工作對象變了,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不能變。

”助力鄉村振興,退休幹部是一支獨特的力量。

  歷史上,“告老還鄉”曾是我國古代官員退休致仕的一種文化習俗。 如今,鄉村振興如火如荼,借力退休幹部感情深、情況熟、經驗足、資源廣的優勢,現代版“告老還鄉”正在美麗鄉村陸續上演。

  賴文達樣本  原福建省物價局黨組成員、副局長賴文達就是現代“還鄉記”裏的一位主人公。

2018年6月,賴文達退休,懷揣著戶口簿和黨組織關係回到家鄉福建省平和縣國強鄉新建村,被村黨員全票推選為村黨支部書記。   新建村距平和縣城約40公裏,屬于革命老區基點村,曾是省級扶貧開發重點村。

過去,因海拔高、山路崎嶇,産業結構單一,村民收入少,村裏賭博盛行、打架鬥毆案件時有發生。 由于外出流動黨員較多,村裏“領頭羊”難覓,是遠近聞名的“問題村”。

  “我出身農家,中學階段的學雜費是鄉親們拼湊出來的。

父老鄉親信任、培養我,高中畢業後,就讓我擔任了當時的新建大隊黨支部書記。 ”賴文達説,“現在回到家鄉,起初還有身體狀況的顧慮,家人也不支持。

但看到家鄉依然貧困,我的心裏很不是滋味,感覺還有任務未完成。 ”  賴文達眼中的新建村是一座尚未開發的富礦:作為中共平和縣委第一次會議舊址所在地,紅色資源獨特;森林覆蓋率高達%,負氧離子密度達到每立方厘米萬個,建設生態宜居鄉村資源得天獨厚。

  回鄉後,賴文達邀請福建農林大學新農村發展研究院相關專家,完成了新建村第一個村級規劃,結合新建村的資源、土壤、氣候等條件,謀劃林、果、茶、藥、菜、蜂一體化發展。   此後,新建村陸續推出綠色項目:優質茶葉白芽奇蘭、林下成功試種3萬株金線蓮等特色中藥材、引進竹制品加工企業、籌建養蜂合作社,等等。 2020年,新建村村財收入超50萬元,村集體經濟從“空殼”邁向“達標”。

  村民的生活好了,鄉村風貌也愈發靚麗。 新建村多方籌資300余萬元建設了幼兒園和村級文化服務中心,配套建設了農村公廁和停車場,並以村民小組為單位構建了農村生活污水收集排放係統。 籌資1000多萬元,實施村主幹道與村民小組道路拓寬硬化工程。

  針對黨建薄弱環節,賴文達對村黨支部進行了全面整頓,抓好支部規范化建設和黨員教育培訓,將村委會主任、村黨支部副書記“選送”到福建農林大學深造。

  不到三年,新建村集聚效應顯現,外出的年輕人開始返鄉創業。 去年在廣州打拼多年的賴揚寶攜妻子女兒返鄉,擔任了村委會主任助理,投身鄉村振興。   如今,新建村有243戶1058人,2018年人均收入萬元,2020年升至萬元,比同期全縣農村居民人均收入高出2000余元。

新建村先後獲評國家森林鄉村、省級美麗鄉村、省級生態村、省級鄉村治理示范村,從一個遠近聞名的“問題村”一躍成為和諧富美的先進村。   福建的95%  鄉賢是鄉村的靈魂,代表著一方風氣和文化。 如今,福建涌現出越來越多的“賴文達”,不求回報、各展所長、各盡其能,反哺家鄉,成為當地群眾信賴的新鄉賢,助力鄉村振興。   2014年,福建省公安廳交警總隊原處級幹部黃東民退休後,選擇了“再下鄉”,來到40多年前插隊的革命老區村、貧困村——尤溪縣溪尾鄉秀嶠村,成為美麗鄉村建設指導員。 2015年,他協助秀嶠村推進“千村整治、百村示范”工程。

  在黃東民帶領下,全村開展拆除旱廁、豬欄、空心房等人居環境整治工作,打造竹林路,提升村民管理和運送毛竹的條件,建設“秀石走廊”景觀路,形成以字感人、以文化人的朱子“家”文化和中國傳統“福”文化的精神家園,村容村貌煥然一新。 近年來,秀嶠村先後獲得全國鄉村旅遊扶貧重點村、省級扶持村級組織集體經濟試點村和鄉村旅遊特色村等榮譽稱號。   大校林佳山解甲歸田後,自願回到故鄉大田縣前坪鄉上地村,先後任村級民間河長和村黨支部書記。 林佳山帶領全村幹部群眾奮力拼搏,經過近兩年努力,把偏僻落後的貧困村建設成為環境優美、村民安居樂業的美麗鄉村。

他的到任也推動了大田縣“鄉賢回引”工程,迄今已回引35人,其中廳級退休幹部4人,處級退休幹部6人。   福建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退休幹部工作指導中心主任馬國標介紹説,福建每年新增退休幹部2萬多人,他們中許多人思想好、能力強、有情懷、肯奉獻,退休後渴望找到施展才幹、實現人生新價值的舞臺。   2020年7月,福建省退休幹部指導中心開展的《福建省退休幹部服務鄉村振興工作問卷調查》顯示,願意參與服務鄉村振興的退休幹部佔95%,其中70歲以下退休幹部佔87%。

  馬國標説,目前上世紀80年代初期的大中專畢業生陸續到達退休年齡,一大批懂技術、善管理的人才資源為退休幹部隊伍注入新的活力。   “告老還鄉”新解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如何確保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接力棒”的歷史性交接,成為鄉村建設者的一道新考題。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來自河南的全國政協委員竇榮興認為,回歸田園反哺家鄉漸成抒發鄉愁情懷的流行趨勢。

每年有數百萬城市退休人員,他們長期奮戰在科研、教育、文化、衛生和工農業生産等領域,是我國鄉村振興的寶貴人才資源。

建議出臺相關政策,鼓勵支持這批人員還鄉助力鄉村振興,發揮余熱。

  離退休幹部是鄉村振興的重要資源,已引起國家層面的高度重視。

2016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和改進離退休幹部工作的意見》,強調要發揮離退休幹部的優勢。

201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國家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明確提出,積極發揮新鄉賢作用。

今年,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加快推進鄉村人才振興的意見》,鼓勵地方整合各領域外部人才成立鄉村振興顧問團,支持引導退休專家和幹部服務鄉村振興。   馬國標説,退休幹部回鄉任職助力鄉村振興,就是現代版“告老還鄉”。 目前,不少退休人才返鄉成為鄉村振興帶頭人成效顯現,國家層面的政策已制定到位,地方政府可進一步解放思想,以鄉情為紐帶,制定配套政策、保障措施,激勵更多退休幹部回鄉釋放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