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之星  秋华:北疆棉田(外四首)(2021年总第7期)

币游国际开户

2021-05-28

本期点评2:范墩子不断被人遗忘又不断被人提及的抒情诗里,藏着我们的灵魂密码,一些不可磨灭的事物等待被发现,被认知,以重新和这个时代对话、共振。 表面上看,秋华的《北疆棉田》等诗是一组描写北疆风光的写景短诗,而仔细阅读,究其本质,实则是一组情意绵绵的抒情诗。 诗人通过朴实无华的语言,三言两语,便为读者勾勒出一幅纯真自然的北疆生活图景,语调伤感细腻,文字干练朴素,字里行间蕴含着忧伤的哲思,读这一首首短诗,心灵得到洗涤,他的文字就像精准的摄像机,记录并阐释那些灵魂触动的瞬间。

常能读到一些抒情泛滥、过于主观的诗歌,这样的诗歌其实已经偏离了抒情诗的本质。 写新疆风光的诗人,去年我们重点推出过支禄,其诗风格硬朗别致,气势开阔,意象奔放,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非常喜欢诗人亚楠的诗,他写新疆的诗歌和散文诗,均充满着柔性和感伤,用细腻的笔触将新疆的美好风光呈现出来,读来如品茗,让人心神松弛,干枯的心灵得到浸润,有段时间,我常将他的诗集放在枕边阅读。

秋华的短诗就给我这样的感受。

《北疆棉田》开篇描写天山北麓的景物,令人沉醉,但诗人并不满足于此,笔锋一转,又写到:“第一个下田的女人/把清晨翻开/光线在她臂弯处亮了起来/星星,棉花/都被收拾进紧随她的布袋”,下田的女人把星星和棉花都摘进了自己的布袋,这情景诗意而富有质感,充满着灵动的想象,清新自然。 而借助自然意象来吐露自己的情感,正是诗人的表达风格,毫不夸张地说,诗人的许多短诗都借用了这种手法。

《在艾比湖畔等待落日》中的:“一种冬日的暖/还隐含着全部的楚酸”,《天山路上的落叶》中的:“落叶,在梦中飘到天山/把一场爱恨情仇/酌一口风霜/化为翩翩的飞蝶/飘过一叶灿然”,《霜降记录》中的:“盐碱叶背景上/盛满了昨夜的泪水/没有一丝表情/在树的意愿下/扮演背离角色”,等等,均是如此。

这些词句的表达中,均带有自然的旋律,有凋零,有新生,有破灭,有抗争,充满着自然本身的力量和诗意。

对于描写北疆自然风光和人文生活的短诗,只有去过北疆的人才能体味到词句间所蕴含着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