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父亲一辈子的荣耀

币游国际开户

2021-06-10

  董长松。

  淮海战役中的支前小车,由江苏农民捐赠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父亲是贫苦农民,兄弟5个中他排行老三。 他从小缺衣少食,由于家里穷,爷爷奶奶只能把最小的儿子送给别人抚养。 为了补贴家用,父亲12岁时就给地主家打短工、放牛。   1938年,日寇入侵沂蒙山区,21岁的父亲被抓去当了苦工,给敌人修筑碉楼和公路。 他一天只允许吃一顿饭,被痛打和折磨却是家常便饭,一次搬运石块时由于动作慢了点,便横遭一顿毒打。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他趁着敌人不备,侥幸脱逃。

在路上,他亲眼看见日寇杀害了一名无辜村民,只是因为这位村民不肯带路。

这一幕,深深震撼了他。 那时起,他便暗自下定决心:一定加入党的队伍,与父老乡亲们一起赶走日本侵略者。 那一年,他找到抗日游击队,加入了民兵组织。   1944年的4月,父亲终于如愿加入党组织。 那天,入党介绍人对他说:“从今往后,你是有组织的人了,今后多带领群众为队伍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这句话,他记了一辈子,也努力了一辈子。

  1945年3月,日寇对沂蒙山区再次实施“大扫荡”。

那时父亲已是一名民兵排长,他主动请缨,带领周边群众拥军支前。

他一边发动群众,一边收集拥军给养,然后由我的大伯父负责带队,送往八路军指定的地点。 父亲说:“我们没黑没白地走村串户凑军粮,嘴说干了,腿跑累了,但这比起上前线的战士们都不算啥。 ”  “最后一匹布做军装,最后一粒米做军粮,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说的是革命战争年代咱沂蒙山区的老百姓拥军支前。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沂蒙地区人口约420万人,其中就有万人参军参战,120万人拥军支前。

沂蒙人民用小推车,将物资源源不断推到前线,我的父亲董长松就是其中之一。 他曾带领40多个民兵支援兖州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   打淮海战役时正值严冬,寒风呼呼地刮着,敌机不断地狂轰滥炸,民兵们就推着小推车边躲边走。 累了,在路边轮流打个盹儿。 饿了,简单吃点红薯、高粱面。 渴了,砸块河沟的冰块含在嘴里。

鞋子跑掉了,顾不上回头去找,脚磨出了血泡,也没心思坐下来歇一歇……就这样,他们辗转数百里,终于把军粮送到了前线,送到了子弟兵手上。   从小听父亲讲这些往事,我们常常问他当年怎么发动大家,这么苦这么危险为啥能坚持下来。 父亲说:“共产党的队伍是为穷人打天下,咱搞好给养保障,就是让人民军队多打胜仗,让咱老百姓赶快过上好日子。 ”  新中国成立后,父亲依然履行着为人民军队多做事情的诺言。

对于军属的事情,他更是时时刻刻挂念着。

下雨时,军属家的房屋漏雨了吗?冬天来了,军属家的屋子冷不冷?他总是让我带着人挨家挨户看一看,问一问,想方设法帮助军属解决困难。

  201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经过组织推荐、考察,父亲有幸参加了盛典。

那时他已接近百岁,看到威武雄壮的人民军队、如山如海的群众队伍,他不知不觉流下了泪水。

“忘不了,忘不了啊!这是俺一辈子的荣耀……”如今,一说起阅兵的盛况,父亲总是重复这些话。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全国上下都在开展党史学习教育,许多人来家里慰问父亲。

父亲年纪大了、口音也浓重,我们全家人就成了他的翻译。 作为支前民兵的后代,我们愿意将父辈的故事一代代讲下去,让更多年轻人了解那段红色记忆、传承红色基因!  (口述人为山东临沂市蒙阴县桃墟镇野老峪村党支部书记董富君,肖家鑫、傅家德采访整理)    版式设计:赵偲汝(责编:袁勃、牛镛)。